再发现施蛰存:《施蛰存全集》启动发布,北山讲堂开讲

发布时间:2019-12-09 00:00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邵阳医学高等专科

    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历史与传统,一直为人津津乐道。许杰、徐震堮、施蛰存、徐中玉、钱谷融、程俊英、周子美、李毓珍、万云骏、史存直、林祥楣、王元化……诸多大家曾执教于此,成就了许多学术传说。

    如今一批大家远去。如?#25105;?#25176;中文系的人文传统和学术力量,继承并发扬他们的学术成果与思想风范?

    12月6日,由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、上海人民出版社、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,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承办的“北山讲堂开讲仪式暨《施蛰存全集》启动发布仪?#20581;?#22312;华东师范大学举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北山讲堂首讲现场,李洱与罗岗、孙甘露共同?#25945;幀?#23567;说何为”。摄影 文若霏

    “北山讲堂”的“北山?#20445;?#26082;是施蛰存的书斋名,又是施蛰存的笔名。施蛰存的学术成就也被誉为“北山四窗?#20445;?#20182;的文学创作取得了中国现代主义的重要?#23548;ǎ?#20182;的外国文学翻译为文明交流互鉴提供了丰硕成果;他在古典文学研?#20426;?#37329;石碑版考释领域的成就,展现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。

    北山讲堂第一讲的主讲人为著名作家、第十届茅盾文学?#34987;?#24471;者李洱。在启动仪式上,施蛰存长孙施守珪向李洱赠送《唐诗百话》。上海人民出版社原社长、施蛰存弟子王兴康向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、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赠送《唐诗百话》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

    在启动仪式上,施蛰存长孙施守珪(左)向李洱(右)赠送《唐诗百话》。摄影 文若霏

    《施蛰存全集》计划分作品和翻译两大部分推出

    施蛰存出生于1905年,是蜚声中外的小说家、散文家、诗人、翻译家和编辑家。1952年施蛰存进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?#31561;?#25945;,在诗学、词学、比较文学、古籍整理、金石碑刻与文物等研究领域,以及外国文学翻译与研究等方面均取得了杰出成就,获得“上海市文学艺术杰出贡献奖”。2003年11月19日,施蛰存在上海逝世。

    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王为松透露,上海人民出版社自2018年起开始筹划编辑出版《施蛰存全集?#32602;?#24076;望进一步搜集施先生包括文学创作、学术著述、序跋、讲义、演讲、札记、谈话、书信、日记、译文等在内的所有已刊和未刊的全部文字作品,并邀请各方面的文史专家、出版专家共同参与整理,编成一部更趋完善、精良的著作全集。“?#28304;?#21576;现施先生一生的文化学术成果,展现上海文化高原所达到的高峰成就。”

    据悉,上海人民出版社已获得施蛰存家属独家授权。《施蛰存全集》编辑底本由现存施蛰存已出版著作、报刊文章、未刊?#25351;?#31561;组成,并全球广泛征集佚作、?#25351;濉?#20070;信等文字资料。上海人民出版社还将联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、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,共同发掘整理施蛰存的学术成果,成就学术界与出版界密切交流合作的新?#23548;?/p>

    按照出版计划,《施蛰存全集》主要分为作品和翻译两大部分推出,先出版翻译部分,拟定名为《施蛰存译文全集?#32602;?#25454;目前搜集到的文本,大致有单行本和散篇译作二百余种;后出版著述作品部分。全集出版的同时,也选择较?#20889;?#34920;性的集子,或者比较稀见的集子出版单行本,如《唐诗百话》等。

    值得关注的是,《施蛰存译文全集》是对施蛰存翻译成果的首次全面汇集与整理,将成为研?#31185;?#25991;学思想、翻译?#23548;?#30340;基础文本,成为研究中国现代翻译史、文化交流史的重要参考。未来《施蛰存全集》的出版,将为这位现代文学和学术大师,也为上海这座城?#26657;?#20026;所有关心中国故事的人留存一部珍贵的文化记忆。

    致敬施蛰存,也致敬华师大中文系的传统与文脉

    虽有老话“中文系不培养作家?#20445;?#20294;?#28304;?#21402;英、王晓玉、赵丽宏、王小鹰、孙颙、陈丹燕、宋琳、格非、李洱、王晓玉、毛尖等人为代表的“华东师大作家群”可谓一大亮点。2000年以来,还有许?#36873;?#33487;德、蔺瑶、刘弢、葛圣洁、小饭、于是等一批新生代作家形成了独特的“华东师大新生代作家群”现象。

    2018年,华东师大中文系获批艺术硕士广播电视专业“?#25945;?#19982;创意写作”方向培养资格,不仅教文学创作,还包括影视剧和话剧的创作与改编等。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罗岗说:“今天的北山讲堂,不仅仅向施先生致敬,也是向华师大中文系的传统和文脉致?#30784;!?/p>

    “当年在华师大中文系,?#20999;?#35752;论,?#20999;?#20105;执,?#20999;?#24494;妙的嘲讽,?#20999;?#38544;秘的交流,我都还记得,它们真实而?#34892;А!?#26446;洱感慨,“后来我到河南工作,再后来到北京工作,离华师大越远,也越近。因为你的回忆会不?#31995;?#34987;?#20142;粒?#25152;以华师大一直在我心中有非常特殊的位置。‘近乡情更怯’,很多话反而不知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他坦言,自己是在格非、孙甘露、马原等作家的影响下开始写作的。“很多人认为我是现实主义作家,也有很多人认为孙甘露是现代主义作家。其实一个没有受过现代主义训练的人,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现实主义的作家。一个没有深入介入过现实生活的人,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现代主义的作家。只有熟悉现代主义和现实主义,真正地介入生活,你才可能在这个时代成为一个有品格的作家。”

    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院长孙甘露表示,如今高校创意写作课程“遍地开花?#20445;?#21326;东师大的创意写作专业刚刚起步,但?#28304;?#21069;那么多作家、院校的大量摸索和贡献为基础,希望能有新的推进、展望与可能性。“无论是《施蛰存全集》启动出版,还是北山讲堂开讲,对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创意写作研究院来说,都是对目前文学教育的新要求作出新的回应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藏书票“北山楼藏书”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译作

    ?#26377;?#20889;《红楼梦》?#25945;幀?#23567;说何为”

    “施先生笔下?#27492;?#20037;远的故事,为什么今天读来我们依然觉得新鲜?#20426;北?#23665;讲堂首讲现场,李洱与罗岗、孙甘露共同?#25945;幀?#23567;说何为”。

    李洱先举了续写《红楼梦》的例子。因为总有评论在说?#38431;?#29289;兄》和《红楼梦》的关系,有人以为李洱是红学家,还拿自己续写的《红楼梦》给他?#30784;!?#36825;些书都写得非常好,以至于我一时分不清哪些是当代人写的,哪些是高鹗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当我要来这些作者写的其他小说,又完全不能看了。”李洱由此想到,“一个真正的小说家,不能用续《红楼梦》的方式去续《红楼梦》。当代小说受《红楼梦》的影响再大,也不能用《红楼梦》的方式去写当代生活。”

    李洱又以张爱玲的《秧歌》为例:“我们现在看张爱玲的小说,很重要的一点,她完整保留?#22235;?#20010;时代的气息。但是《秧歌》这本小说是靠简单的观念来写的,尽管她依然比一般的作家写得好,尽管夏志清给了它很高的评价,但它的意义仍然要大打折扣,几乎只能当作失败的例子被人谈起。她写了她不能写、不该写的小说,它与她的经验没有关系,只是一种政治姿态。我们现在有一个说法,在场地主和不在场地主,所?#35762;?#22312;场地主就是?#20999;?#24050;经不在村子里生活,但仍然靠祖?#31995;?#36134;簿收租的地主。当张爱玲写《秧歌》时,她就是不在场地主,她不了解农户,也不了解农耕。?#20999;?#32493;写《红楼梦》的作者,也是不在场地主。你写得再好,都和当代生活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一个有质量的小说家,对自己负责的小说家,会与遥远的小说史?#24515;?#31181;连接与呼应,既要从传统中来,又要向前走几步,你要写出续《红楼梦》但又不是《红楼梦》的小说,写出续《倾城之恋》但又不是《秧歌》的小说,这是小说家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孙甘露赞同李洱对续写《红楼梦》的观察。“不管能模仿得多像,写当下的生活,一下就不成立了。也有一些译者翻译很漂亮,但是一写东西,也不成立了。我们知道,施蜇存先生既有创作,又做翻译。我们在北山讲堂谈及这个问题,非常有意义,因为它涉及到创作非常根本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物,?#28304;?#21457;出了真实有力的召唤

    从施蛰存的小说《鸠摩罗什?#32602;?#26446;洱谈到小说家的“词与物?#20445;骸?#26576;种意义上,小说家生活在词与物的缝隙?#26657;?#23567;说家总是在词与物的狭小空间中穿行而过。”

    “施先生在《鸠摩罗什》的结尾写道,鸠摩罗什在质疑者面前当场吞针,以证明自己得道,自己传授的佛法不应受到质疑。最后一根针,他吞不下去了,扎在舌头上面,鲜血直流。在文学意义上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。小说写道,人们没有看到,鸠摩罗什最后巧妙地把那根针拔了出来。”在李洱看来,写作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把现实比做针,舌头忍受着苦难,也忍受着欲望的折磨,同时每根针就是一个“?#22836;!薄?#37027;舌头最后?#20826;?#20102;一?#26657;?#24182;赢得质疑者的信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的译作。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的译作。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的译作。

    


    施蛰存的译作。

    李洱说:“我们为什么要下这么大功夫,去发现施先生的意义?仅以文学创作为例,他的创作看上去与续写《红楼梦》是一样的,与续写《水浒》是一样的,其实他用的是最现代的语言,最现代的表现手法,来表明他是在现场的。他激活了传统,创造了新的传统。施先生的小说可以给我们各?#25351;?#26679;的讨论,启发我们对当代写作的多元思考。”

    罗岗说:“语?#38498;?#29616;实之间是什么关系?现实是我们每天几乎靠着惯性在生活,但语言如刀一样锋利地切开这种惯性,只有用语言才可?#22253;讯?#29983;活的独特感受表达出来。小说就是用富有特色的语言切入现实,?#35759;?#29616;实的感受重新表达出来,这种语言的现实变成独立的存在,与真实的现实之间构成什么样的关系呢?这种关系显然不是‘反?#38472;邸?#30340;,我们通常比较通俗地理解现实主义,要求小说‘反?#22330;?#29616;实,其实没?#24515;?#20040;简单。李洱说的词与物的关系,是说小说家总是在两者之间建立有特色的联系,这个关系的建构才是一个小说家能够大有作为的天地,并构成了不可取代的特色和风格。”

    在活动现场,还有读者提问中国的小说创作在世界文学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。李洱回答:“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当我们拿中国小说和西方小说比的时候,我们其实是拿2018年的中国小说和两个世纪以来的西方小说?#21462;?#35199;方文学对中国作家确实有影响,就像他们也受到中国作家影响一样。公平地说,中国作家与同时代的西方作家相比,成就至少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觉得,在?#38498;?#30456;当长的时间之内,中国文学甚至有可能保持在世界文学格局中的优势地位。中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,就复?#26377;远?#35328;,每个作家脑子里面?#21152;?#20116;六条路线在斗争。不写移民、同性恋,不写乱伦、偷窥,中国人还可以写小说,很多西方作家已经不知道写什么了。对中国作家而言,我们的物,?#28304;?#21457;出了召唤,这是真实和有力的召唤,你无可回避。”

【字体:

友情链接

快3走势图
时时彩龙虎有方法吗 黑龙江6+1 买六肖中奖看哪个 翡翠主播赚钱吗 搞代购的是怎么赚钱吗 山西麻将打法图解 福建麻将规则 甘肃快三 宁夏11选5的低风险 365投注 时时彩毒胆王独胆分享 双色球购买网站app 成都麻将技巧 七乐彩 北京pk10赛车计划群 山东体彩网山东老11选5